智能OPPO手機價格聯盟

思想的Uber是否可能?共享經濟中的知識人

彭曉蕓2020-11-19 12:27:54

彭曉蕓


昨晚在朋友圈看見很多“分答”游戲,就是付費向特定人提問,提問者可以勾選公開或私密,公開提問,如果被其他非提問聽眾“偷聽”,提問者將獲得報酬,提出好問題的,意味著點擊“偷聽”的人越多,也就可能把你的提問付費給賺了回來了(偷聽這個詞當然有點利用窺視文化心理的意味,不過它主要是指你的收聽,回答者不會知道,回答者只能知道哪個網友提問,以及多少人收聽了,但無法知道“偷聽者”是誰)。


這個模式有點意思,讓我想到Uber,Uber正是利用閑置資源達成一對一更優質更低價的服務,也是讓消費者和服務者直接對上,利用網絡和大數據,讓消費者第一時間調動最近距離的資源,從而實現了共享經濟的高效率、點對點。


思想的分享,該不該有償呢?從我開通文章打賞以來,讀者以他們的實際支持給出了肯定的回答,知識和思想資源的分享,也是應該有價的。否則,思想生產者如何維系這種精神產品的持續生產呢?他們也總要吃飯是不?他們在生產精神產品的過程中,也付出了智力體力的勞動,如果完全沒有報酬,讓他們喝西北風?


那些以“免費”名義分享的精神產品,在某處是免費了,但生產者通過這種分享獲得知名度,通過別的渠道套現了,諸如很多媒體人利用自身的公共影響力和知名度,瞬間轉身商業大潮,融資去了,搞商業去了,再也不干吭哧吭哧碼字的廉價勞動了。


還有一些媒體人,雖然還在碼字,但必須依賴大資本的供養,必須服務于某個媒體機構,獲得工資,至于版權,就看所服務的機構是否愿意出力去維護了,記者只管從單位拿工資,不管讀者從什么渠道看到報道。


還有一些模式,是碼字者極力討好一些財力雄厚的媒體和平臺,通過接受約稿來獲得稿酬,同樣的,版權保護只能看平臺的良心和能力了,接受約稿還意味著碼字工必須受制于這些媒體的編輯水平,如果他們徇私,總是約一些飯局上的朋友,那么,作者群體的范圍和水平將有很大局限性。更有甚者,有些財大氣粗的媒體,甚至會把約稿視為人情和要挾,只要約你寫稿,就默認你不得再批評它們這家機構,由這廉價的稿費豁免于監督和批評。更別說馬云買下媒體的半壁江山了,現在連一些媒體自身的獨立性也堪憂。


Uber 和出租車公司的區別,很是類似于微信或這個“分答-在行”平臺與傳統型媒體機構之間的差別。雖然人們也還是要靠平臺獲得聯結,但這些平臺已經不直接成為內容的議程設置者了,議程設置交給了作者和讀者,答者和聽眾,編輯這個中間介質消失了。讀者在某種程度上成為了編輯,他們樂意不樂意轉發、打賞,成為了他們的編輯眼光。而在分答,聽眾的編輯角色更重了,他們直接設置了議程,提出了話題。


讀者既需要具有公共品質的文章,很多時候也渴望一對一的私人定制思想服務。于是,一對一問答,并且同樣可共享的模式,似乎將思想的共享經濟推進了一步,往更為個性化的方向發展。這也是通識知識越來越易得之后,受眾提出的一種新的要求:除了閱讀書籍文章,還希望有人針對問題答疑解惑。


消費的個性化需求是一種趨勢,思想領域的精神消費,是否也同樣遵循這一規律呢?如果借助人工智能的發展,我們或許可以預見,通用型知識產品的供給,越來越容易由機器人所取代,只有解決問題的能力,才是人最為根本的且擅長的能力。盡管有所謂問答機器人的出現,所謂圖靈測試,但無可否認的是,人類在解決個殊性問題時,最為信任的,總是人類自己。


長久以來,我總在探索一種憑借思想本身得以謀生的方式。而不是靠思想獲得關注度之后,便不再生產精神產品,轉身就用讀者受眾這寶貴的關注度資源去做個忽悠或不忽悠融資的所謂創業者、所謂媒體人的成功轉型,去賣東西、賣廣告。我更想體驗,直接從思想創造中獲得報酬,是否可能使得以思考、碼字、交流為樂的人,不必要依附大資本,而是依靠讀者、聽眾這些散戶即可維持基本生活呢?


這當然很大程度上由讀者、聽眾的需求決定了局面。如果讀者聽眾只愛嘩眾取寵的咆哮體,毒舌體,只想過把癮就死,對于緩慢的求知之路感到不耐煩,那么,嚴肅的內容創造就難以凝聚足夠的受眾,難以存活。


這幾年,我從關注媒體轉為更加關注教育,便是意識到,與其指望媒體靠精英氣質或理想主義保持高品質內容生存,不如期待讀者的需求更有層次感,能夠分化出一批嚴肅精神產品的需求者來。


對我這種價值觀動物來說,讀者給我打賞一塊錢,引起的持續快樂,高于任何一家企業給我發工資的快樂。


這是因為,讀者與作者之間,沒有任何勞動合同的制約,沒有任何強制性的契約,他們支付酬勞,是一種發自內心的認同,是對我所倡導的“價值共同體”理念的回應、共鳴。


歡迎你來提問。我不是明星,不兜售私人生活,涉及私人生活具體事務的,不予回答,已付費者會收到平臺退款。但生活觀念無妨,問我怎么看待婚姻愛情婚外情,怎么看待親密關系親子關系代際關系,陳述我的價值主張,那是完全沒有問題的。


關于職業規劃與終身學習,關于青年人的愛與怕,關于“觀念的城市化”與個體化之路,關于哲學沉思與精神生活,關于個體幸福與意義系統……皆可提問,我會在冗長的論文寫作生活中,抽身出來,保持與讀者朋友們的聯系,響應你的問題。


具體參與辦法,微信關注“zaihang360”(在行),點開“分答”菜單欄,搜索到我的名字,即可向我發問。


見下圖:








北京快乐8中奖规则 (-^O^-)MG搞笑斑马投注 (^ω^)MG宁静闯关 (*^▽^*)MG赌徒登陆 北京快3开奖结果500期 中国福彩怎么从网上买 (*^▽^*)MG夏洛克的秘密游戏说明 (★^O^★)MG罗马与荣耀游戏规则 (^ω^)MG不给糖就捣蛋_豪华版 (*^▽^*)MG黄金翅膀奖金赔率 一定牛内蒙古快三开奖 (^ω^)MG魔术箱app (^ω^)MG星光之吻_正规平台 (-^O^-)MG奥林帕斯山的传说APP下载 北京快三每天多少期 (*^▽^*)MG古墓丽影怎么玩容易爆分 平码二中一